鹹魚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鹹魚,也要有夢 - Ten的ACG創作天空
  • 82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obile Suit 0079 Final history 初動篇九 模擬戰 下(廢稿)

 

Mobile Suit 0079 Final history 初動篇九

 

模擬戰

 

『隼…?』

 

「嗯…我…我到底是…?」長谷川睜開眼睛。

 

在斷岩殘壁的廢墟大樓最底層中,沉睡已久的長谷川在卡洛琳的呼喊之下逐漸甦醒。

 

「隼,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頭有點疼。」

 

「是嗎,這樣就好,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了呢,害我擔心的要死。」卡洛琳笑了笑。

 

「呵呵,就算真的出了事情也不會怎麼樣吧?畢竟這只是『一場遊戲』罷了。」

 

兩人隔著無線電對話著,看起來就像家人那般的親近;但對他們兩人而言…也僅是如此而已。

不過就算是「一場遊戲」,也是不能用玩樂的心態去面對&享受的「遊戲」。長谷川等人雖然並沒有輕視這場只是用「模擬」所表現出來的戰鬥,但卻依然大意的與勝利女神擦身而過。

 

「喂!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了吧!就算在怎麼樣,我們的長谷川 隼大人怎麼可能會敗在廢物的雜牌傭兵手裡呢!」艾倫鼓舞般提高聲調。

 

「是阿……」長谷川低聲。

 

就在艾倫半虧似的揶揄長谷川之時,長谷川腦中想起了之前那令人厭惡的屈辱感;那種被對方完全看扁且嬉戲般的玩弄的那種屈辱感,身為一位軍人,這是絕不容許之事。

 

「是該還給他們的時候了。」

 

長谷川抬起頭來,眼中透露出堅硬般的意志。

 

 

「不會吧…所謂的地球聯邦軍的『精英部隊』這麼簡單的就被擊垮了?還是我們實在是太強啦!?」林輕藐似的嘲弄著。

 

TS蒼鷹小隊的奇襲戰術下,聯邦軍的阿非利加第五MS小隊頓時潰不成軍。這種因過份自信而導致失敗的難堪景象,在外人的眼裡來看根本就是難堪到聯邦軍再也笑不出來的地步。但就算如此,TS小隊的哈羅爾.諾瑪也並沒有天真的以為這樣就能順利的取得勝利。

 

「小蘿ˋ林,開始朝左右翼散開,敵方要開始反攻了喔!」

 

哈羅爾突然收起那平時屌兒啷鐺的嘻皮笑臉,表情認真了起來。

 

「了解!」林戰戰競競。

 

「知道了!」小蘿的自信呈現在臉上。

 

三人呈三角隊形,小蘿和林各在左右兩側,哈羅爾則在兩人後頭觀察ˋ指揮。

 

就在TS小隊三機邊沿著遮蔽物緩緩前進,逐一警戒的同時,果然不出所料的一記光束從旁撲襲而來。

 

「狗屎!」林用力的踩踏板,急忙將節流閥把手往後推做最大限度的迴避動作。

 

光束掠過舊薩克身旁,直擊地面,濺起了陣陣沙塵。

 

「敵方…!」哈羅爾全身緊繃,凝視前方。

 

遠方的突擊讓TS小隊等人察覺到這次並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玩真的。

就在TS小隊三機重整陣型的同時,第5小隊似乎有了動作。

 

「掩蔽!注意四周動靜!」哈羅爾嘶吼。

 

哈羅爾臉上看不出一點笑意,經驗告訴他這場戰鬥註定是個激烈的戰鬥;而且可能是極為激烈的戰鬥,甚至是兩敗俱傷。

對於哈羅爾來說,雖然是第一次開MS做實戰訓練,但戰場上那獨特的詭異氣氛對已身經百戰的自己來說是最為熟悉不過。對方的執念一旦透過攻擊傳達過來,那微妙的變化甚至可能改變整個戰局。

 

(艾倫…大姐頭…拜託你們了…!)

 

長谷川開啟狙擊鏡,然後,射擊…!

 

噗咻——!

 

第二次的狙擊,這次的狙擊是反擊的關鍵,不成功便成仁。

開槍的同時,長谷川心中反而顯得相當平靜,沒有迷惑。

也許是先前的傲氣遭受到打擊的關係,反而讓自己清醒。雖然自己並沒有真正的過於輕視對方,但還是對對方有些許的鬆懈感,而這種的大意反而讓自己糗態百出。

 

扣下扳機的同時,長谷川突然想起那與艾倫ˋ卡洛琳初相遇的那些片段影像。

 

(我…相信你們!)

 

 

Fuck!」

 

第二發的光束直擊差點打中林的機體,而且對他來說,已經是第二次了。

 

「可惡!到底是怎麼樣阿!」林抱怨著。

 

「不要大意!現在不比以往,對方並不是鬧著玩就能打贏的對手。」哈羅爾雙眼盯著前方的顯示螢幕,沒有移開。

 

「…」小蘿沒有說話。

 

MS三機躲在毀壞的斷岩殘壁後,各自的逐一移動掩蔽,以避免被對方集中狙擊。

就在機體觀察前方的光束來源時,遠方的沙塵有了變化。

 

咻咻咻

 

「你們這些傢伙……!」

 

卡洛琳駕駛著陸戰型鋼彈從正前方直衝而來。

 

就在TS小隊等人訝異的同時,拖曳著噴射白光的陸戰型鋼彈舉起100mm機槍開始向TS小隊掃射。掃射的同時林見狀便想舉起薩克的小型機槍還擊,但卻被哈羅爾制止:「別動!一動的話立刻就會被狙擊的!」

 

「該死!」林用力的敲向操作席。

 

此時彈如雨下,TS小隊三機頓時被釘死在遮蔽物後,動彈不得。一旦將機身暴露在外,隨時都會被長谷川的光束狙擊槍給一擊必殺,再也沒有像電視遊樂器那reset般可以再度重新開始。

 

咚啪啪啪啪

 

子彈陸續在掩蔽物牆上紋上彈痕,陸戰型鋼彈也越靠越近,就在要接近TS小隊三機的同時林再也忍不住舉槍瞄準:「可惡!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嗎!?」

 

「林!」

 

就在哈羅爾大叫制止林的行為時眼前的鋼彈突然身子向下一縮,一架黑影從鋼彈的背後飛越而起並叫道:「這次一定要宰了你們!」

  

吶喊的艾倫踏過卡洛琳的機體一越而上在重力加速度的情況下拔出光劍下俯突擊,並斬向林所開的舊薩克。

大叫「混帳!」一聲後林的薩克機槍瞬時被斬成兩半,機身緊急向後退避。但這一瞬間艾倫和卡洛琳早已踏入TS小隊三機之間,TS小隊陣型頓時宣告崩解。

同一時間長谷川也趁著卡洛琳和艾倫發動奇襲的同時逐漸向TS小隊等人移動,以進行下一波的攻擊行動。

 

「有兩下子…」哈羅爾嘴角上揚。

 

「哼,現在驚訝還太早了……!」

 

卡洛琳與哈羅爾對峙不到一秒,立刻向哈羅爾開槍射擊。而哈羅爾反應似的向左跳開,一邊以障礙物掩避一邊以光束槍還擊。

同時,小蘿也有了動作。

 

「可惡!」亞凱衝刺。

 

原先在一旁的小蘿在艾倫機突襲斬斷林的薩克機槍之後,便立即反應駕駛亞凱伸出了藏在手腕中的隱藏鐵爪向眼前的陸戰型鋼彈襲去,但艾倫在集中力絕佳的情況下便迅速的予以檔格ˋ回擊。

 

「滾!」

 

艾倫不屑似的大喊了一聲滾開後便把小蘿的亞凱給用力的揮倒在地。畢竟,撇開雙方的技術和經驗值不談,光是機體的性能差距就幾乎足已決定雙方的勝負存亡。

 

「你的對手是我!」林開著舊薩克突擊。

 

「什麼!」艾倫即時反應。

 

薩克使出肩膀衝撞攻擊撞中艾倫的陸戰型鋼彈後右手立刻抄出藏在身後的電熱斧向右斬去。

 

Shit!」艾倫噴了幾滴汗水,用力的推向操縱桿,機體左手舉起。

 

好不容易舉起了盾牌擋住薩克的電熱斧後,艾倫一陣搖晃,趁艾倫感到難受之際林再度把握機會使用左手上的尖刺盾牌展開攻擊。

雙方你來我往,尖刺盾牌擊中鋼彈的頭部後林連接著揮舞著手上的灼熱之斧向其斬去。

 

「喝阿阿阿阿!」

 

吶喊後,艾倫緊踏踏板,機身揮動光束劍並由下向上以突刺的方式即時擋住林的斬擊,並且是用劍尖撞擊電熱斧的斧刃部份。

兩機之間頓時擦出陣陣火花,電光四射。

 

「這傢伙!」林極為訝異,留下了一記冷汗。

 

「啪!」的一聲雙機彈開,各自以極為勉強的方式站穩腳步。

「呼.呼.呼…」艾倫狠瞪著對面的舊薩克。

 

這宛如連技般的連續攻擊,著實讓艾倫差點招架不住。就算如艾倫這等專門進行機動戰士接近戰的近戰好手,也很難完全擋住這突如其來凌厲攻勢,而且還是那種「連續技」型的連續攻擊。再說,對方還是開著舊型機的舊薩克,能把這種舊型機發揮至如此境界的林,也確實不是個省油的燈。

 

不過,儘管如此,艾倫的近戰格鬥能力還是不能小覷;尤其是剛剛的那陣電光石火的那一瞬間

 

此時,小蘿緩緩爬起,但因剛剛被艾倫擊倒的衝擊還陣陣的停留在小蘿的腦部裡,使得小蘿的意識有不清的現象。

 

咚—卡

 

亞凱機身慢慢站起,但卻沒有任何動作。

 

「小蘿!怎麼了?聽到請回答!」林對著顯示亞凱的補助螢幕叫道。

 

亞凱動也不動。

 

(不妙!小蘿的狀況不太對,再這樣下去的話會變成標靶的!)林咬牙念道,但面對眼前的對手卻也不能輕舉妄動。

 

同時,在遮蔽物與沙塵的掩護之下哈羅爾漸漸的從卡洛琳的視線消失無蹤,彷彿有了光學迷彩般的消失在卡洛琳的肉眼與監視器之中。

卡洛琳在無法察覺對方的動向之際,也只有先暫時的躲進廢墟城市的遮蔽物中,逐一觀察現場四周的變化。

 

(沒辦法了,只有交給隼來應付了。)

 

卡洛琳以10秒左右的時間360度旋迴視察一次現場各個狀況之後立刻判斷暫停之後的追擊行動,回頭支援艾倫進行對TS小隊兩機的攻擊支援。

 

就在哈羅爾失去蹤跡之時,長谷川一邊移動一邊以光束狙擊槍的射擊鏡頭監看遠方,一邊以機體上的輔助監視器觀看四周八方的情景狀況。

 

(對方的鋼彈消失無蹤!?怎麼可能!)

 

抱持疑惑的長谷川,在先前卡洛琳與哈羅爾纏鬥時早已使用光束狙擊槍的鏡頭監看這一切,但就如同卡洛琳眼裡看到的一樣,哈羅爾的陸戰型鋼彈就在一陣風沙掠過之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完全不著痕跡。

 

(對方的機體並沒有類似光學迷彩的功能也不可能有,所以是不可能消失不見的。)這麼想的長谷川,雖然並不感到驚訝,但內心倒是挺佩服對方的駕駛與藏匿技術。不過,長谷川自己也意識到,先前把自己整的七葷八素的「厲害傢伙」一定會再度的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這次的戰鬥將會是最後一次。

 

(……亞凱嗎?)

 

開著狙擊型GM的長谷川躲在斷壁身後,架起光束狙擊槍瞄準著因小蘿的失常而一動也不動的亞凱。

 

不過…對長谷川來說…這個舉動並沒有這麼單純。

 

「喝阿!」長谷川身後人聲一叫。

 

突然,GM後頭竄出一架陸戰型鋼彈,光束槍裡的光束頓時噴出。

 

「就是現在!」長谷川表情堅定,像是早已知道似的。

 

GM彷彿有了預知能力般的緊急的閃過迎面而來的光束,轉過頭來反以光束狙擊槍射擊眼前的陸戰型鋼彈。

「咻—」的一聲粉色的光束擦過鋼彈身旁,消失在混濁不清的灰色天空。

勉強閃過這記「回馬槍」的陸戰型鋼彈,因空中姿勢不平衡的關係開始向下墜落,但在駕駛員的技術補足之下便以噴射的方式勉強將機體的姿勢調整至正常方向,但GM的下一波攻擊早己襲來。

 

「嗚…」承受光束的哈羅爾不由得發出悲鳴。

 

長距離的高密度光束頓時融化著陸戰型鋼彈的裝甲盾牌,在承受不到一秒鐘的時間盾牌無情的被貫穿,但因藉由反作用力的關係鋼彈以幾近翻跟斗的方式閃過了這記正面直擊,本體並沒有受到直接損害。

丟棄了被光束舔蝕過的盾牌之後哈羅爾先發制人的開了一記光束,以終止敵方的連續攻擊。

 

咻—

 

以輕鬆的姿勢側身閃過哈羅爾的光束之後長谷川笑道:「看來要收拾你果然不容易…」

 

重重的降落在地的陸戰型鋼彈起身面對,架起光槍,彷彿配合著對方似的哈羅爾微微淺笑:「彼此彼此。」

 

 

「喔喔喔!」林發出吼聲。

 

薩克揮起裝有尖刺的盾牌向前揮去,眼前的鋼彈舉起了盾牌硬是擋住。

 

林的舊薩克與艾倫的陸戰型鋼彈依舊纏鬥之中,而小蘿的亞凱則還是毫無動靜。

 

「小蘿!你怎麼了!快動作阿!!」

 

因眼前戰況極為激烈而開始焦躁的林,非常擔心小蘿的安危。

 

對於正在進行模擬的第5小隊和TS小隊等人來說,就算只是虛幻模擬的「遊戲」,也是必須拿著性命去拼去戰鬥的「一場戰爭」。畢竟,如果連在這種「虛擬的戰爭」都無法用盡全力的來「保住性命」的話,那麼,一旦真正的上了戰場,那勢必無法擁有真正求生存的能力。

 

「…」小蘿沉默。

 

「小蘿!!」林慌叫。

 

「你在看哪裡阿!!」艾倫衝上。

 

「磅—!」的一聲艾倫的陸戰型鋼彈和林的薩克I再度發生碰撞,揮出光劍的鋼彈硬是將光劍強壓在架著薩克斧的舊薩克上;再度對峙的同時,艾倫將手上的節流閥把手推進至至底,鋼彈使出最大出力將所有的力量聚集在拿著光劍的右手上,壓的眼前的薩克幾乎毫無動作能力,機體漸漸的向後傾仰,發出悲鳴。

 

(機體性能的差距嗎…?)

 

被擁有絕對力量的鋼彈給逼到絕境裡,林不由得心生感嘆。

但,林的眼神卻一點也沒有放棄的念頭。

 

「別小看我!」

 

「唔—!」

 

就在林的薩克即將被鋼彈的力量給壓倒時,林大喝一聲,按了按手上的控制鈕,腳板一踏,機身順勢向左側身閃去,宛如流水一般化解了這次的危機。

因對抗的力量突然消失,艾倫的鋼彈剎時重心不穩,直直向前傾倒。但林並不打算就此放過艾倫,立即的以薩克的尖刺盾牌朝向鋼彈的腹部予以打擊。

 

「阿阿!」艾倫因駕駛艙的強烈震動而發出難受之聲。

 

碰咚咚!

 

 模擬戰 下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模擬戰 下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