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鹹魚,也要有夢 - Ten的ACG創作天空
  • 82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Mobile Suit 0079 Final history 初動篇六 虛幻的開端(廢稿)

Mobile Suit 0079 Final history 初動篇六
 
虛幻的開端
 
沙沙沙
 
吉兒緩緩的整理自己的行李。
 
(就要離開這裡了呢…)
 
吉兒一邊整理,一邊展開她那念舊的思緒…
 
那與友人的嬉笑ˋ剛入隊的青澀模樣ˋ做事頻頻出狀況ˋ剛遇見林的第一印象與TS部隊隊友共同生活的點滴回憶,這都是那最為點滴的回憶,一個無可取代的寶物。
 
(嘻…)吉兒暗自笑了出來。
 
吉兒回想起小蘿老是惡整隊長劍持部ˋ林自扮小丑般的搞笑ˋ喬治亞與林一搭一唱的把妹卻頻頻失敗而被猛吐槽ˋ部長哈羅爾的不苟言笑ˋ悠二的菜鳥樣ˋ小蘿的頑皮可愛ˋ潔絲的大姐風範ˋ部的認真負責與領導能力ˋ因吃潔絲豆腐而被痛扁修理的林ˋ林偶而的關心ˋ林那宛如家人般親切的微笑…………
 
…………
 
(為何總是想起副部長……為何……呢…?)吉兒突然感到有些疑惑。
 
吉兒對自己的思緒感到有些不解,但這種感覺說不上來,一種胸口緊緊糾在一起的感覺,彷彿喘不過氣般的難過。
 
(是…因為要離開了嗎……?)
 
……
 
拍拍
 
呼~
 
吉兒拍拍臉,吸了一大口氣重整自己的思緒。
 
(好!要加油!)吉兒打起自信般的握拳!
 
「吉兒!!」
 
後方突然傳來了友人的聲音。
 
「你們怎麼了……?」吉兒看著兩位扶著門邊氣喘吁吁的女整備兵說道。
 
「呼…呼…呼…吉…吉兒…你真的…要走了嗎……?」潔麗上氣不接下氣。
 
「我…是的。」吉兒猶豫了一會,但立刻露出微笑。
 
「怎…怎麼這樣…在這不是待好好的嗎……?」美咲表情有些失落。
 
「沒關係的…真的沒關係…」吉兒低頭。
 
潔麗和美咲,兩人在整備部裡與吉兒算是接近忘年之交的好姐妹,三人常常聚在一起吃飯ˋ聊天ˋ遊玩ˋ分享自己心中的大小事。
 
三人之中的年紀潔麗最大,美咲最小,吉兒次之,而三人的個性也不盡相同,一個是屬於個性大方的運動型少女一個是害羞內向時常依賴他人的標準纖細女孩而另一個則是勤勞樸實的鄰家大姐姐,可說是完全不同型的女孩,但三人對事物的看法與感受卻彼此的欣賞與學習。
 
………
 
三人瞬間沉默了一會。
 
­­­­­­­­­「沒關係的…我們以後還可以在聯絡見面阿。」吉兒微笑的對兩人說。
 
「但…但是…」美咲顯得依依不捨的樣子。
 
「沒關係的。」吉兒摸摸美咲的頭。
 
「…我知道劍持隊長的處理方式你可能不滿意,但是也沒必要一走了之吧…?在怎麼說劍持隊長也是為了全隊著想,也許他的處理方式粗魯了一點,但也因而避免不必要的流血衝突不是嗎?」潔麗手插著腰好似說教般。
 
「我知道,但…我就是無法接受…尤其是我們的隊員已經受到傷害…」吉兒低頭。
 
「…」
 
潔麗無奈,但也無可奈何,畢竟在跟吉兒已經相處一段時間的她,也早已了解吉兒那接近頑固的個性,只要吉兒認為不正當或不適當的事便不會輕易的妥協,尤其是自己的友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或傷害更是如此。
 
「…」
 
「我知道了,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回心轉意,我和美咲會等你的。」
 
潔麗雙手一攤,表示無奈,但也給了吉兒一個只有好朋友之間才有的淺淺微笑,而這個微笑是隨時歡迎自己回來的微笑,一個沒有任何修飾也沒有任何計算的微笑。
 
沙 沙 沙
 
吉兒走出帳篷,背起了背包與些許行李,準備朝自己的下一個目標邁進,但這個目標就目前來說毫無頭緒,也充滿了感傷與不捨。
 
「!」
 
吉兒停下腳步,看見了眼前那平常敬畏的身影,沒錯,那就是維修部整備部部長 哈羅爾.諾瑪。
 
「……要走了嗎?」
 
哈羅爾雙手交叉抱胸,用平常那不苟言笑的嚴肅表情面對吉兒。
 
哈羅爾.諾瑪,平常是個嚴肅之人,凡事要求甚高,部下只要一犯錯準備罵個狗血淋頭,但卻是個外冷內熱之人。
 
而…對於吉兒這個女孩…哈羅爾雖表面上不說,但內心其實相當的欣賞這位女孩,雖然吉兒有時雖遲鈍了點,有時並沒有那麼的聰明伶俐,但一舉一動卻看在哈羅爾眼裡,對哈羅爾而言,吉兒是個努力認真的女孩。
 
「…是的。」吉兒抬著頭,挺著胸,自信的向哈羅爾道別。
 
「…」哈羅爾點了點頭。
 
吉兒與哈羅爾互相舉手敬禮之後吉兒便走過哈羅爾身邊,沒有回頭。
 
「喂!那邊的!還在幹什麼!動作還不快一點!」哈羅爾突然對遠方大喊。
 
前方遠處的人們突然被嚇到,甚至覺得有些莫名奇妙。
 
「@#$%︿&*$#!!」
 
哈羅爾繼續對著前方大喊,甚至舉起拳頭,手做吶喊狀,彷彿想藉由此舉動來掩蓋自己的情感,但…哈羅爾的聲音隨著吉兒的遠離,已經逐漸聽不清……
 
………
 
 
就這樣離開了嗎……?
 
就在吉兒離開營區的一小段路上,突然從自己背後聽到了這個聲音,吉兒回頭尋找那聲音的源頭,赫然看見一位亮麗的美麗女孩。
 
那是個夕陽西下的黃昏之路,而夕陽的餘光從微風吹襲而飄散的女孩細髮中滲漏出來,包圍著女孩身軀,型成一幅美麗的畫景,好似仙女下凡般,美不勝收。
 
「……」
 
「嗯?」少女對站在眼前的吉兒感到奇怪。
 
「阿!」吉兒大叫。
 
「對…對不起!」
 
吉兒突然反應過來,連忙賠個不是。看來剛才因為眼前的景象過於夢幻而不小心看的入迷,幾近忘卻自我。
 
(居…居然不小心看呆了…)吉兒心理一陣尷尬。
 
「呵呵。」少女笑了笑。
 
「不過你就這樣走了嗎?你會後悔的喔。」
 
少女的聲音甜美可愛,讓人一聽就無法忘懷。
 
「我…」
 
正當吉兒有些不知所措時,卻一眼認出眼前的少女,沒錯,那就是籮娜莉.亞貝爾,小籮。
 
「我知道你不能接受,但…這就是我們的作法。」小籮跳下原本坐上的木欄,走過吉兒身邊。
 
其實兩人在隊上並不熟識,認識的朋友圈也不同,所以平日沒什麼交集,但畢竟也是屬於同一隊上的,彼此也知道自己的存在,也因TS部隊的生活方式而互相的彼此珍惜。
 
「我知道…但這種矛盾我不能接受,雖然我入隊的時間並不算長,但劍持隊長不是說會保護我們嗎?為何在我們的隊員遭受別人羞辱和暴力相向的時候他卻選擇逃避?而事後居然以『我們的作法』來推託?老實說,我不敢相信這是由我們隊長所說的話。」吉兒有些憤怒。
 
兩人在彼此身後背對著背,誰都沒有看著誰,而這些吉兒忍了許久的話,終於一點一點的滲漏出來,但也清楚的知道吉兒是個正義感十足的少女。
 
「…對不起,我有點情緒化了…」吉兒像醒悟般的表達歉意。
 
「…沒關係,你說的我也懂,但…我只能跟你說小部他並不是個軟弱的人,小部當然不會逃避,不對,是不能逃,因為小部只要一逃其他重要的人就通通無法在一起生存下去,所以他只能選擇用『他自己的方式面對』那怕是自己被唾棄甚至是因而自己受傷害也無所謂的方式。」小籮認真的說。
 
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女孩能夠說出這些話其實不容易,那是一般備受父母ˋ眾人呵護的平凡少女所無法想像的,那是個看過許多生離死別接受劇烈打擊所換來的早熟,一個悲傷的早熟。
 
小籮轉身,表情認真但卻沒有包含任何的敵意與替部狡辯般氣息,只是,只是看著吉兒微微的笑…婉如天使般的微笑。
 
「我…」
 
「悠二他醒了喔。」
 
「咦?」
 
吉兒與小籮,兩人在這個時刻之前,是從來沒有過特別交集的兩人,然而,命運就在這個時候牽起了線,一條完整的線,從原本那幾近看不見的斷續絲線,變成了一條堅韌的美麗白線,名為牽絆的生命線。
 
「悠二他醒了…?」吉兒詢問。
 
「是的。」小籮微笑。
 
夕陽逐漸落下,黃昏的道路上站著兩位少女,微風徐徐吹過,女孩們的髮絲飛舞了起來…
 
 
虛幻的開端,眼前的這位長髮少女在紅色夕陽的照耀之下虛幻的不像現世上的人類,美麗的像個畫裡的美麗女神,不存在現世的美麗女神,但願這個虛幻不會成真…………
 
 
 
傍晚時分,聯邦軍與TS部隊開始準備晚間飯食的準備工作,在一陣炒菜聲與伙房班兵們的叫喊聲香味四溢的好菜不斷端出,而餐廳裡的座位也逐漸被官兵們一一的填滿了起來。
 
「喂ˋ喂你聽說過了嗎?那個傭兵部隊的事。」一名女性聯邦兵說。
 
「我知道,聽說那個隊長還訓了自己的部隊一頓…」
 
「對阿,超誇張的!該說那個隊長沒有GUTS嗎?還是…?」女聯邦兵笑道。
 
人類這種生物只要群聚在一起,數量一多,很奇妙的就會有許多大小事發生,不論是好的ˋ壞的ˋ稀奇的ˋ古怪的都有可能,因為人類本來就是一種矛盾的生物。而一般類似於婆婆媽媽的閒言閒語更是履見不鮮。
 
「不對,也許是…」
 
「他馬的,滾!」一名男子斥喝。
 
正當兩名女兵七嘴八舌談論的興高采烈時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從一旁接近並面露不悅的叫罵,就算對方是女性也毫不客氣。而這名男子就是先前的火爆浪子艾倫.吉榭爾。
 
「我說阿…艾倫,脾氣不要這麼暴躁麻。」長谷川有點看不過去。
 
「哼!」艾倫鼻孔噴了噴氣。
 
長谷川雖然無奈,但好歹也是相處多時的隊友,對於艾倫的作為也見怪不怪,但偶而還是會對艾倫抱怨,畢竟長谷川自己在聯邦軍的形象也是要兼顧就是,尤其是女性對他的評價部份。
 
shit!真他馬的窩囊廢!我從沒見過這麼沒種的隊長!要麻就大幹一架阿?怕啥鬼?asshole!」艾倫氣的捶桌,桌上的餐盤震跳了起來。
 
「…好好好,我們先好好的把飯吃完再說吧。」長谷川扒著飯。
 
(不過說真的,要不是那個混蛋老頭即時阻止,我想艾倫早就躺在醫院了。)長谷川心中念著,但卻沒說出口。
 
其實在當時的情況長谷川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部那不同於常人的氣勢並不是一般人能夠察覺的,那股能讓整個空氣瞬間凝結ˋ冷冽ˋ不寒而慄的氣勢彷彿死神降臨。
而能察覺這股不同之處的大概也只有身經百戰的勇士或天生直覺較高之人才能夠離解那詭譎&恐怖之處。(另外長谷川較屬於後者,但本身也經歷了許多戰役,算是精英等級。)
 
(…這傢伙…惹不得…)長谷川對部下了這個定論。
 
『那些傢伙…並不是等閒之輩。』
 
長谷川回想起海羅爾說過的話。
 
『既然那個傭兵部隊你們已經交手過,那我想我也不用多說,你應該知道的吧?』海羅爾背對著。
 
『是…』長谷川答覆。
 
就在與TS部隊衝突之後長谷川被傳令至海羅爾的辦公室裡,而映入眼簾的依舊是擺放整齊的大小物品與那黑色的大辦公椅,而先前被砸壞的窗子也早早的換上新的亮光玻璃,光亮到有些刺眼。而海羅爾好像有什麼話要向長谷川說,似乎是有關於部等人的事情。
 
『第5小隊三人之中你是屬於思慮最為周全之人,因此我叫你來不為它事,就是要你好好的觀察他們那些人。』海羅爾轉身看著長谷川。
 
『…』
 
『那些傢伙…也許跟以往的不太一樣,老實說我不知道雷比爾那老頭究竟想幹麻,但我知道他們是個麻煩。』海羅爾正色道。
 
海羅爾想起一幕,是自己倒臥在血泊的一幕。
 
海羅爾雖然表面上以命令式的方式命令長谷川『觀察』部等人,但心理其實早已種下對劍持 部這個人的恐懼感,儘管海羅爾本人並不會承認,也不可能承認。而長谷川也並沒有精明到能察覺此事,畢竟兩人『等級』有所差別。
 
『雖然之前的傭兵造成了我們許多損失,但這次的TS部隊並不一樣,他們…也許可以好好利用,你懂吧?之後他們的動向定期的向我報告。』
 
『是…我了解了。』長谷川敬禮。
 
長谷川腦中瞬間閃過許多想法,一幕又一幕的閃過部那當時渾身所散發出來的冰冷氣勢,又由於自身身為精英的自尊與競爭意識,於是,引起了對TS部隊的莫大興趣。
 
「話說…那個傭兵部隊感覺跟以往的似乎不太一樣,不過我還是不信任『傭兵』這玩意就是了。」卡洛琳從旁放了餐盤坐下。
 
「是大姐頭阿…」
 
艾倫看了一眼便大吃大喝起來。
 
「…卡洛琳大姐,你覺得他們怎麼樣?」長谷川詢問。
 
「問我怎麼樣…?怎麼這麼問呢?」卡洛琳有些不解。
 
長谷川雖然被海羅爾告知要私底下觀察TS部隊等人,但還是想問問身邊夥伴們的想法,儘管他並不會告訴卡洛琳和艾倫實情。
 
「不…我只是想單純的問問你們的看法,當然,艾倫就不用說了…」長谷川使了使眼色。
 
艾倫依舊將怒氣發洩在食物上,大口大口的吃吃喝喝。
 
「…他們感覺跟之前的傢伙不太一樣,但感覺還是很令人討厭,尤其是不懂禮貌的死小鬼。」卡洛琳還在記著小蘿的惡言惡語。
 
有時候,女人還真是難搞的生物。另外卡洛琳雖然嘴巴這麼說,但也知道長谷川應該知道什麼,卻沒有說出口,這就是女人第六感恐怖的地方。
 
「哈哈…」長谷川苦笑。
 
「…不過…那個隊長很特別…我覺得。」卡洛琳說道。
 
「喔?」
 
「我也說不上來,但我總覺得他並不是個單純的人物,還有那個叫潔絲的傢伙也是。」
 
「…」
 
長谷川靜靜的聽。
 
「但是他們隊長對事情的處理態度卻相當的明快,處事果決,對自己人也不手軟的樣子…雖然我也是從別人的嘴裡聽來的。」
 
卡洛琳沒有吃下任何的一口飯,只是用手拿著餐具慢慢的撥弄著飯食,就像小孩般沒有目的的把玩。
 
「不過我還是無法忘記之前傭兵的所作所為,一想到就叫人生氣。」卡洛琳喝了口咖啡。
 
『之前傭兵的所作所為』這其實是距離TS部隊等人來到這個聯邦軍基地之前所發生的事件,而這個事件造成了部隊許多的軍事損失,也因此使的這個基地的聯邦軍人們對傭兵大多抱持著敵意與不信任感……
 
「是嗎…」長谷川十指交叉,做沉思狀。
 
……………
 
「馬的…怎麼每個人都這麼的婆婆媽媽的?反正只要看到他們就開扁就是啦!這不就簡單多了!?」
 
艾倫說的很有魄力,但卻把滿口飯噴的到處都是。
 
「……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想的話那就天下大亂了…」卡洛琳手撐著下巴,表情無奈。
 
其實有時候…長谷川和卡洛琳會覺得能像艾倫這種笨蛋這樣過日子也許還挺快樂的…
 
「那個…位子是在這裡是吧?我聽說這裡的伙食還挺不錯的呢!」另一頭出現男子的聲音。
 
「!?」長谷川等人聞聲!
 
「馬的!是TS部隊!!」艾倫捶桌起身!
 
就在長谷川等人閒聊時TS部隊等人不知何時早已坐在自軍的軍用餐廳裡頭,而那名說話的男子似乎就是之前跟艾倫槓上的死對頭…『林 保新』!
 
「喂!」
 
就在林等人正坐在座位上享受大餐時一旁突然來了個巨大身影,而那個身影宛如巨人一般高大,高大到擋住夕陽下的餘光。
 
「是你阿…」林撇了一眼後依舊埋頭扒飯。
 
「唔…」艾倫表情有些難堪。
 
「你這傢伙…居然不把我放在眼裡阿!」艾倫大吼。
 
兩人在當天交手之後的數日其實並沒有什麼交集,但艾倫這傢伙倒是對林印象深刻,畢竟在這個基地裡能和艾倫打架打的不相上下的沒有幾個,而林本人倒是沒有特別的感覺,只覺得這傢伙只是來找麻煩罷了。
 
「林…」潔麗察覺不對,提醒著林。
 
「嗚」美咲害怕了起來。
 
吉兒的兩個好友不知為何會跟林在一起吃飯,看來林大概又使出他的把妹必殺技了,而且連吉兒的兩個好友也不放過!
 
「林,處理一下吧。」喬治亞吐了一口菸。
 
「真是…」潔絲表情不耐。
 
「喂喂喂!你們這些混帳!這什麼態度阿!!」艾倫雙手拍桌!
 
沒想到潔絲和喬治亞也在,看來是五人同桌吃飯的樣子,不過既然喬治亞和潔絲都在,那也許不會像之前那樣鬧的天翻地覆,不過潔絲和喬治亞好像都不太想管(甚至覺得麻煩),而潔麗和美咲就更不用說了…
 
「喂喂喂,艾倫這傢伙真是的。」長谷川和卡洛琳趕來。
 
「艾倫,這次就算了吧,不要沒事惹事阿。」卡洛琳抓著艾倫。
 
雖然長谷川和卡洛琳很不喜歡TS部隊等人,但好歹也不至於每天閒閒沒事的找他們的麻煩,而且長谷川也不想打草驚蛇,畢竟他還想探探部等人的能耐究竟能到什麼地步。
 
「唉唉唉~~真是有夠麻煩的~~」林嘆聲道。
 
「!?」艾倫等人注意著林。
 
「我說阿,你們這樣不覺得累嗎?我是不知道你們有多討厭我們,但是請給我們一個理由好嗎?我可沒空老是陪你們瞎攪活,而且我們隊長有交代,別跟你們計較~」林覺得很不耐煩,酸了幾句。(雖然最後面那句是胡縐的)
 
bo-shit!說這什麼屁話!!有種來阿!!」艾倫吼叫!
 
艾倫大吼,這吼聲之大,大到連其他人都充分感受到那一觸即發的氣氛。
 
「幹!」林起身!
 
「混帳,要打去外面打,我還要繼續用餐呢。」潔絲冷道。
 
「就是阿,我愉快的用餐心情都快被破壞掉了。」喬治亞附和,嘴裡依舊離不開煙。
 
(嗚哇…這兩個人是怎麼一回事阿…)在一旁的潔麗有點搞不情楚狀況。
 
「嗚嗚」美咲更害怕了。
 
(這些傢伙…)
 
卡洛琳看著潔絲等人的舉動相當不解,好像這不干他們的事一般,一副要死要活隨你一樣,感覺正在勸架的自己好像是個笨蛋似的。尤其跟之前當時的小蘿和潔絲替吉兒解圍的情形對照起來更是相差甚遠。卡洛琳越看越生氣,於是…
 
「喂喂!!你們是鬧夠了沒!!」卡洛琳突然大叫!
 
「…」
 
長谷川和艾倫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的說不出話來,兩人瞬間呆住,而其他人也感到有些意外。
 
「你ˋ你,你們這些人到底在幹麻??」卡洛琳發怒。
 
卡洛琳走到餐桌前,指了指坐在座位上的TS部隊等人,尤其是潔絲和喬治亞。
 
「…」
 
潔絲和喬治亞兩人沒有說話,依舊吃自己的飯,抽自己的菸。
 
「你們這些混蛋!你們的夥伴就要跟別人起衝突了,居然還悠閒的做自己的事。妨彿不關你們的事一樣!搞什麼!!尤其是妳!當時的舉動都是假的嗎!?」卡洛琳指著潔絲。
 
卡洛琳非常憤怒,因為他沒想到眼前的這些人居然只顧著自己,完全不顧眼前的狀況發生。尤其是潔絲這次的作法讓他很不能接受,因為先前所發生的事使得讓她對潔絲有一些特殊的看法,但這次居然…
 
但也因此看出卡洛琳其實也是位很替人著想的女性。
 
「嗯嗯…這次的對象是我嗎?」潔絲抬起頭,起身。
 
「…」
 
兩人互看著,沒有說話。
 
就這樣,艾倫ˋ林ˋ卡洛琳ˋ潔絲四人互相對峙著,形成四強鼎立的局面。
而其他人顯得不知所措,感到相當的尷尬。(另外喬治亞依舊抽著他的菸)
 
「這個…」長谷川試著打開僵局。
 
拍ˋ拍ˋ拍
 
「好啦~好啦~你們玩夠了吧?」喬治亞笑著說。
 
喬治亞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起的身,就在長谷川想改變眼前的狀況的同時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喬治亞的拍手聲打斷,而喬治亞那像是看戲般的話語與微微的淺笑妨彿嘲笑著這一切,像是在欣賞滑稽的連續劇那般的嘲笑。
 
「你ˋ你說什麼!」艾倫看著喬治亞說。
 
艾倫雖然說出這句話,但卻有點勉強,感覺沒有先前般的強勢。
 
「呵,確實是個玩笑。」潔絲閉著眼,笑著轉身離開。
 
「喂!你們…!」卡洛琳對著轉身後的潔絲。
 
這次潔絲並沒有像先前般的衝動,也許是了解自己的行動會給部隊帶來多大的災難吧,就算要行動,也是自己一個人,沒錯,就像部一樣,自己扛下所有的責任與傷害。而林其實也了解部的作法與苦心,但有時候就是會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而做出衝動的事情,但大多只是少數。當然,身為副長的喬治亞就更不用說了,薑還是老的辣!
 
「馬的!這次不會放你們走了!!」艾倫做勢張手抓人。
 
「喂喂!」長谷川忙阻止。
 
眼看事情好像又越鬧越大,一旁的聯邦軍兵官們和TS部隊隊員們又逐漸聚集靠近…在這樣下去或許沒有辦法像上次那樣全身而退…就在此時…!
 
「恩~我看這樣好了~居然大家都這麼愛逞兇鬥狠…那我們就來個對決吧~!」喬治亞突然來個提議。
 
「!?」大家一臉茫然。
 
「既然聯邦軍早已有MS…那不如來個MS大戰如何…?就我所知,聯邦軍有一個訓練MS用的虛擬系統…就用那個來對決吧!既和平又不傷身,一石二鳥~!」喬治亞彈了個手指,微笑抸眼做了個可愛狀。
 
「……………」
 
眾人無言。
 
喬治亞這天外飛來一筆的提議與舉動讓人有點哭笑不得,但也順利的讓現場的氣氛改變,眾人的情緒從一開始的憤怒到搞不清楚狀況之後對喬治亞耍寶般的舉動逐漸感到相當的好笑。
 
於是,大家忍著笑。
 
「…」
 
(噗噗…)
 
「…」艾倫愣了幾秒。
 
(這老頭真是他媽的…)林心理狂笑。
 
(真是…)潔絲搖頭。
 
(噗…)長谷川忍著。
 
就連長谷川也忍住不笑,因為喬治亞的語氣和表情實在太好笑了,那種四ˋ五十歲老男人居然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裝可愛…他頭一次看到這種人。
 
而艾倫則因為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來不及反應腦袋打結去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這樣好了,這個對決我們TS部隊贏了你們就不要再找我們麻煩,我們若輸了,就任你們聯邦軍差遣。」喬治亞笑笑。
 
「開什麼玩笑阿…………!」
 
卡洛琳覺得眼前的老頭根本就是在開玩笑。
 
卡洛琳倒是沒受眼前的情況所影響,雖然也覺得莫名奇妙但腦筋憤怒的情緒依舊沒有退去太多,也許是自身個性較單純的緣故吧?
 
「恩ˋ對,這種類似玩笑的提議是在幹麻?耍人嗎?」長谷川正色道。
 
長谷川回神,表面上正氣凜然,但內心卻因剛才的忍笑感到很尷尬。
 
「對…對阿!你們在開什們玩笑阿…!」旁邊的人附和。
 
因為卡洛琳的關係大家又再度回神,氣氛又一下變的沉重起來。
 
MS訓練虛擬實境模擬機
 
這部機器在宇宙世紀以後逐漸發展成熟,運用虛擬實境演練各種狀況與突發事故,也可模擬新開發的機種做性能測試(但還是要做實際現場測試)。
但由於『虛擬』終究是比不上實際演練,所以在一般的駕駛員眼中只不過是個玩具般的東西罷了…
 
「並非開玩笑。」
 
就在雙方人馬僵持不下時,另一頭傳出一名男子聲,這聲音剛毅正值,沒有一絲的迷惑。
所有人立刻轉向聲音的來源,果然沒錯,那就是那熟悉的可靠身影,劍持 部!
 
「呵…」潔絲看著遠方逐漸靠近的部笑笑,臉上的表情像是放心了不少。
 
「這傢伙…現在才出來阿…」林望著部,顯得有些興奮。
 
當部出現的時候TS部隊所有人心理似乎注入了一劑強心針,好像只要有部在所有的事都能迎刃而解,但…這也透露出眾隊員們對於部有過度依賴的傾向,而這也許是TS部隊本身極大的弱點也說不定。
 
「什麼?」卡洛琳聽到部的聲音感到有些意外。
 
(是這傢伙阿…)長谷川心中燃起了競爭意識,眼神犀利。
 
「你是當時那個的…」艾倫回神,想起當初阻止他幹架的混蛋。
 
就在艾倫想有所動作的時候突然出現一隻手阻擋艾倫的視線。
 
「司令官!?」艾倫大驚!
 
「沒錯,這不是開玩笑。」海羅爾步出人群,和部對望。
 
聯邦軍眾人們怎麼想也沒想到區司令官居然會親自出現在這種場合,而隨後趕來的第五小隊裡的臨時指揮官更是嚇的快尿褲子。
 
「司令官,您是認真的嗎?」一旁的長谷川對海羅爾說道。
 
「沒錯…」
 
海羅爾沒有看向長谷川,依舊和部的眼神對峙著,彷彿自己一鬆懈自我的自尊心也會隨之崩解一般。看來海羅爾真的對部非常的小心警慎,自從那次之後,沒錯,自從辦公室那次的對峙之後。
 
「呵,就算是用玩具來決勝負那又如何?畢竟論MS的駕駛經驗與MS的整備經驗都是你們聯邦軍有利的多。所以這個賭注對你們來說很划的來吧?而且這是唯一不會讓對方有實質傷害的最好方法,儘管幼稚了點。」喬治亞吸了口菸笑笑。
 
「唔…」艾倫說不出話。
 
「…」長谷川和卡洛琳沉默。
 
「那我們就這樣決定吧。」部臉上依舊沒有太多表情。
 
部說完轉身,走向大門,而所有人看也不看的就直接讓出一條筆直的路,好似摩西過海。而眾人隨著部的離開也逐漸散去,留下錯愕的艾倫……
 
………
 
「喂!等等我阿!!」艾倫追著長谷川等人。
 
(…)
 
(區司令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難道要靠那個『玩具』來測試他們的實力嗎?不…不可能…)長谷川有點摸不著頭緒,但暗暗思考著。
 
(…哼,這就算是一個簡單的臨時測驗吧…讓我看看你們能跟第五小隊纏鬥到什麼樣的地步!)海羅爾嘴角上揚卻又立刻放下,讓人無法輕易看透自己的想法。
 
於是,隔天的MS的模擬訓練變成了聯邦軍代表與TS部隊代表雙方自尊與榮耀的一場戰爭,儘管只是虛擬的,但這卻是TS部隊的第一場MS戰。
而代表TS部隊參戰的隊伍會是部本人嗎?還是……?
 
 
 
之後,虛幻的開端正式展開…………
 
 
初動篇六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