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鹹魚,也要有夢 - Ten的ACG創作天空
  • 82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Mobile Suit 0079 Final history 初動篇五 被否定的正義(廢稿)


Mobile Suit 0079 Final history 初動篇五
 
被否定的正義
 
「…」
 
「還沒睡嗎…?」
 
夜裡,一個狹小的帳篷裡,擺著許多的雜物與點著的一盞小燈,一名青年坐在簡陋的摺疊桌椅上辦公,而身上披著被單的女性,從帳篷外頭探頭進去,看著眼前的青年關心的詢問。
 
「潔絲…」部緩緩抬著頭,看著眼前的女性,臉上的疲憊轉而微笑。
 
於是,屬於兩的人對話開始了…
 
「辛苦了。」潔絲笑了笑,手裡提著一罐暖呼呼但不知裝著什麼液體的保溫瓶和兩只陶製的赤褐色杯子緩緩走進,而秀麗的臉龐卻貼著一大塊白色紗布。
 
「不會…」部緩緩看著潔絲之後繼續低頭辦公。
 
潔絲環顧四周一會兒,找到了那屬於手中物品的定點,隨手將雜物ˋ文件整理之後便將保溫瓶和杯子放置定位,開始打開瓶蓋準備將瓶中液體緩緩倒入杯中。
 
「今天…真是難為你了。」潔絲的語氣顯得有些停頓,或許是個敏感的話題吧。
 
潔絲背對著部,小心翼翼的將手中的保溫瓶裡的液體緩緩倒入杯中,頓時香味四溢,從味道的判別來看應該是咖啡。
 
「…」
 
「或許吧。」
 
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才回答潔絲。
 
「給。」
 
「謝謝。」
 
部接過潔絲手中的咖啡,喝了一口,便開始回想起下午所發生的事…
 
 
『……通通給我立正站好!』
 
 
U.C 0079 10月1日 下午3時05分,一位青年大聲斥喝!而TS部隊隊員們則像個竹竿似的個個排排站,絲毫不敢有所鬆懈。
 
隊形分三大列,一列面對著眼前的青年,也就是部本人,人數較為多,而事件主角林ˋ小籮ˋ潔絲三人站在最前列,吉兒在隊型的另一側的隊伍裡(也就是沒有惹事的那一列),而悠二目前在醫療室休息。
 
「你們很棒麻,你們很行麻,你們很講義氣麻,看看你們這幅德性!解直是跟一般的流氓小混混沒兩樣!」部對著眼前的隊伍痛罵著。
 
部雙臂放後ˋ左手握著右手,緩緩來回看著隊員們,毫不留情的責罵,臉上表情極為嚴肅ˋ甚至兇狠,而TS隊員們則個個繃緊神經,冷汗直流,臉上幾乎完全沒有表情,而這個過程的時間彷彿像地獄一樣無止境的漫長。
 
「尤其是你們…出列!!」部緩緩經過眾人的眼前,突然轉身回頭,向前方的目標嘶吼著!
 
而小籮ˋ林ˋ潔絲二話不說立刻站了出來。
 
咚沙
 
『…』三人沉默。
 
沙沙沙
 
部緩緩走近,三人則直視前方一動也不動。
 
『……』眾人沉默。
 
部來回的在小籮ˋ林ˋ潔絲的身旁打轉,並且上下的打量這三人,時間一分一秒的經過,就在此時部突然停下腳步對著眼前的女性說:
 
「潔絲…虧妳在隊上已經是老鳥了,而且還算是隊上的領導人物之一,居然給我出這種包...妳是在搞什麼?」
 
「……」
 
潔絲面對部的提問似乎找不到理由來為自己辯解,於是選擇沉默,但是還是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愧疚。
 
「…」
 
「對不起,隊長,這次我太沉不住氣了,是我沒有冷靜做好該有的應對。」
 
潔絲剛被部所打的臉上依舊紅腫著一大塊,看起來很痛的樣子,但依舊連眉毛也動也不動的維持一般的表情,彷彿巾國不讓鬚眉,而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女中豪傑吧。
 
「…」
 
部聽完潔絲的話之後並沒有再繼續對潔絲有所責難,反而是用眼神與潔絲四目交會。
 
兩人互相確認對方自己所抱持的信念與意志力,沒有一絲的疑惑與恐懼,而這種堅定不已的精神或許就是TS部隊本身所擁有的價值。
 
沙沙沙
 
部的雙眼移開了潔絲的目光,緩緩的走向潔絲身旁的另一個人。
 
「籮娜莉.亞貝爾!」部停下腳步,向著眼前的女孩大喊。
 
沒錯,部眼前所站的女孩就是小籮,而部即便面對著眼前還未成年的可愛女孩,也依舊公事公辦,沒有一絲的偏頗與憐愛。
 
「…」
 
但是小籮沉默,低著頭不發一語。
 
「回話阿!」部大喊。
 
「…」
 
「籮娜莉.亞貝爾!!給我抬起頭!給我回話!混帳東西!!」部的表情相當兇狠,拉開嗓門大罵著。
 
「對不起…」小籮低頭小聲的說。
 
「什麼…?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
 
儘管小籮再堅強,也依舊是一般的女孩子,也是有女孩脆弱的一面,儘管如此,儘管部看著小籮那因被自己所打而紅腫的稚嫩臉頰而感到痛心,但部還是毫不留情的用嚴厲的態度對待小籮。
 
「…我說可以了吧?夠了吧?」
 
在一旁的林有些看不下去,挺身而出。
 
「…」部沉默。
 
「…嘖!」
 
部感到有些無奈的撇過頭去,或許在私情與軍紀上動搖了吧?但在這個部隊裡軍紀的規範是相當重要的,尤其是傭兵部隊,假如沒有了規範與紀律,那或許就跟一般的小混混搶盜集團沒有兩樣吧…
 
「不過林…你事情鬧的還不夠嗎…?」部緩緩離開小籮走向林。
 
「我可不記得有叫你發言阿…?」
 
部的眼睛瞪大,凶惡的目光向著林。
 
「…」
 
「我…」
 
林緊握拳頭,表情掙扎,似乎想說什麼,但就在林要開口的同時,隊伍的另一頭似乎出現了不一樣的聲音。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
 
『!?』
 
所有人立刻探向聲音的來源,而那聲音源頭的主人就是…勇敢的少女『吉兒.穆得利』。
 
「…誰…給我出列!」
 
部不由分說的直接大喊。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為什麼是這樣…?為什麼…?」吉兒雙手拳頭緊握著,身體顫抖,低頭默語。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吉兒身上,感到些許的不安,而潔絲和小籮依舊以立正站姿站在原地,並沒有回頭看吉兒的動作。
 
「太奇怪了…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對他們!?」吉兒對著部大喊。
 
不知哪來的勇氣,吉兒從隊列站了出來,眼神相當的堅定但也帶著些許的憤怒直視著眼前有段距離的部,毫不畏懼。
 
而通常有這項『以下犯上』的舉動通常不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無知少年要不就是擁有十足勇氣的勇敢之士。
 
「…」
 
部面對著吉兒,保持沉默,不發一語。
 
「這真的太奇怪了…副部長(指林)和小籮他們明明是為我們的隊員挺身而出,但是你卻這樣對待他們…!明明受傷害的是我們不是嗎!?明明你當初不是說不會讓那些人傷害我們嗎?為什麼…?沒有小籮他們的話我們也許早就…」吉兒大喊,淚珠開始在眼眶裡打轉。
 
吉兒的情緒開始有些激動,說著說著便滴了幾滴眼淚下來,之後用手摀住口鼻,低頭啜泣。
 
吉兒所表現的動作眾人完全看在眼裡,心理也有一絲的不甘,尤其對那剛剛正準備要教訓對方一頓的隊員們心理更是激起了對吉兒的認同與對部的不滿與不諒解,但是大多數的人卻沒有像吉兒這般的勇氣,為自己的正義挺身而出,或許他們依舊選擇相信部,但也下意識的逃避了自己的勇氣與自我的正義。
 
「沒錯…」林出聲。
 
「她說的沒錯阿!!」林忍不住大喊!
 
「部!我也覺得奇怪,明明是我們先遭到聯邦那群雜碎的刁難,但你卻這樣對我們,這樣太奇怪了吧!?我們的隊員可是被打趴到地上了阿!!」林終於鼓起勇氣,把剛剛忍住不說的話一口氣說了出來。
 
『…』潔絲和小籮兩人始終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這樣做可能是為了避免無謂的傷亡,但是要我們當個夾著尾巴逃走的喪家犬,這口氣我吞不下!!」
 
林覺得非常生氣,畢竟自己所屬的『TS部隊』對他來說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胎動篇會說明),也是林自己所認同的自我歸屬之地,而這個歸屬之地卻被聯邦軍給重重的侮辱。(詳情請參閱 初動篇三 異類)
 
「所以說…」林對著部握著拳頭繼續開口。
 
就在眾人的意念因吉兒的舉動和林的吶喊而開始動搖之時,林似乎還想接者說下去來表達不滿,但就在此時…
 
「小鬼,不要搞不清楚狀況。」
 
喬治亞對著林冷冷的說,而這句話相當的鋒利,似乎帶著殺氣,彷彿表達『在囉嗦就宰了你』這般的令人感到顫慄。
 
原本在一旁的完全不說話只靜靜看著事情的發展的TS部隊副隊長喬治亞突然表情大變,原來相當豐富的表情卻彷彿面具一般的消失,神情肅殺,眼神冷冽,形象完全跟一般嘻嘻哈哈總是笑臉迎人的喬治亞相差甚大,彷彿笑面佛與惡鬼的天堂地獄之差。
 
而林與眾人對於突然其來的狀況完全來不及反應,宛如被喬治亞的氣勢鎮住,完全再度陷入沉默,林也宛如清醒大悟一般將雙手放下,低頭不語,不再有任何的舉動與異議,但也為自己的無力感到相當的失意。
 
(可惡…)林緊握著拳頭…
 
「不對…」吉兒出聲。
 
「不對阿…大家是怎麼了?這一切都好奇怪…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正義』嗎!?」吉兒對著部強硬的說道。
 
吉兒面對如此的狀況並沒有退卻,依舊確信自己的正義,相信自己的價值觀,完全不懼怕任何的壓力。
 
「吉…吉兒…別再說了…」在一旁的女性整備兵緊張的拉著吉兒的手臂。
 
「…」
 
「夠了…」部開口。
 
沉默了許久,部終於開口說話。
 
「這件事情妳要怎麼想那是妳的自由,我們有我們的作法,任何人不准有意見,如果妳無法接受我們的作法的話請你離開。」部眼睛直盯盯的看的吉兒,沒有絲毫心虛。
 
「!!」吉兒眼睛瞪大。
 
吉兒感到無可置信且不甘心,雙手緊握,齒咬下唇,全身微微顫抖。
 
「我懂了。」
 
吉兒出了聲之後便轉向身後,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而這離去的步伐確相當的沈重…
 
『……』
 
眾人遠看著吉兒的離去,除了跟吉兒較為親近的友人感到手足無措之外,其他人依舊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畢竟除了少數新進人員之外大多數的隊員早已跟隨TS部隊隊長劍持 部多年,其中也歷經了不少出生入死的關頭,對於部的信任感與敬重感早已超出不可言喻的地步,而這也是大多數人對於部的作法沒有異議的原因,但也因此有時顯得過度依賴而造成些許的問題。
 
「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現在時間4時25分,其中參與鬧事的相關人員一律罰跑基地五十圈ˋ罰寢三日,另外個人自身今日的相關工作未完成前晚上不准吃飯,而籮娜莉.亞貝爾ˋ潔絲.克萊亞ˋ林保新三個人禁食晚餐,副長稍息之後開始動作!以上!」部大聲對著全體人員喊道。
 
「等等。」部叫住整備部部長哈羅爾,好像想起了什麼事。
 
 
「吉兒.穆得利,從今以後消失在隊員的名單上。」
 
 
「阿ˋ咳」喬治亞清了清喉嚨。
 
『稍──息!』
 
 
沙沙沙沙
 
眾人動作之後立刻迅速的快跑散開逐一的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並繼續未完成的工作以及實行部所制定的處罰,而小籮和潔絲也緊跟在路跑隊伍之後準備開始基地五十圈的路跑地獄,而這時卻有一個人以極快的速度衝上來…
 
「唔喔喔喔喔!!我不會認輸的!!!」林大喊道!
 
林死命的狂衝,彷彿想將自己所有的不滿與精力全部發洩在這次的路跑地獄上,也許林對於自己的無力感到相當的生氣吧,明知道部的用意但還是為了自己無法守護自己的正義而感到不甘,而甚至無法守護他人的正義(指吉兒),也因此,只有死命的狂奔ˋ拼命的狂衝,直到自己精疲力盡倒下為止。
 
「喔喔喔喔!!!」
 
咚拍拍拍拍
 
林咻的一聲從小籮和潔絲的身邊跑過,揚起了陣陣灰塵。
 
「阿咳咳咳,那傢伙在搞什麼阿!」隊員們咳了幾聲抱怨道。
 
『嘻嘻…』小籮和潔絲見狀,互看對方,笑了起來。
 
「這傢伙!我才不會輸呢!!」小籮不知哪來的動力,不服輸的向著林追了上去。
 
「真是的…」潔絲看著小籮離去的背影笑笑的嘆了口氣。
 
「各位,我們也不能輸阿!跑最後的人要請吃晚飯喔!」潔絲跑過幾位隊員的身邊對著背後的隊員喊道。
 
『喔喔!!』眾人齊聲叫道!
 
眾人像是加了動力般的汽車齊聲回應,彷彿加滿了油,充滿了活力,從原本對於路跑地獄的消沈轉而像是在遠足般的歡樂衝向那終點…
 
 
………
 
「回想起來…小籮和林那傢伙還真是有趣呢。」潔絲笑道。
 
「是阿…」部微笑的喝了一口咖啡。
 
潔絲回想當時的情況感覺真是有趣極了,尤其是林和小籮到最後居然開始互不相讓,你追我跑,還差點打起來,結果兩人都是最後一名…
 
「話說小籮那傢伙晚上一直向我抱怨,說有機會一定要宰了你之類的…」潔絲好似有點想捉弄部的味道。
 
(驚!)
 
「不會吧…」部開始冒冷汗。
 
部先是嚇了一跳,之後便有隨時覺悟的心理準備…(隨時被惡搞的覺悟…)
 
「呵呵,瞧你嚇的。」潔絲含蓄的笑了笑。
 
「喂…」部頓時覺得有些無言。
 
「不過說真的,小籮她是真的有些受傷,尤其是你重重的打她的那一巴掌…」
 
潔絲低著頭,看著手上杯中的咖啡,混雜著螺旋狀的鮮白奶精,倒映著潔絲自身的模樣。
 
「…」部沉思。
 
「他哭著對我說…」
 
『潔絲,好痛阿,真的好痛,這記巴掌比什麼都還痛,但是我知道的,部會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但是…但是我就是無法不難過,嗚嗚…』
 
夜晚,潔絲來到小籮的帳篷正打算看看小籮的傷勢(被部打的那一巴掌)但最後小籮崩潰,抱著潔絲痛哭。
 
『傻瓜…』潔絲摸摸小籮的頭,透露出憐憫的眼神。
 
『對不起…』
 
小籮啜泣,依偎在潔絲懷裡,直到睡著…
 
………
 
「小籮阿…我確實傷了她…我之後會好好跟他道歉的。」
 
部低著頭,語調轉而低沈,感覺有些惆悵,似乎不想讓潔絲看見自己的表情。                                                                                                                                                              
 
「嗯…」潔絲察覺了部的舉動之後並沒有多說什麼。
 
「還有我的部分也該好好的交待一下吧…?」
 
「唔…」部有些緊張。
 
潔絲從原本低沈的語調突然轉高,表情變得有些邪惡的嘿嘿嘿的笑,彷彿在對部訴說著:『我這記巴掌也很痛耶!想試試看嗎?混帳!』這般的捉弄著部,使得部感到很汗顏。而從此看來潔絲似乎也有有趣的一面,但也許只有像跟部這般兩人已擁有共同深厚情誼之後也才能展現的一面。
 
沒錯,是最為真實的一面,沒有任何掩飾的一面。
 
「不過…吉兒就有點可惜了…」潔絲語氣拉長,有些嘆了口氣。
 
「是阿,她是個好女孩,我相信他會回來的。
 
 
 
初動篇五 完
 
 
 
 
 
 
後記
 
這篇『被否定的正義』標題原本是不存在的,原來的標題是『虛幻的開端』。
當初寫這篇文的時候沒想到前面的情節會敘述的如此之多,在無法銜接到『虛幻的開端』標題大綱之下便做出了多出『被否定的正義』一篇的決定。
而『虛幻的開端』將在下一篇Mobile Suit 0079 Final history 初動篇六重新舖成登場,而MS的戰鬥和每個人之間的情感也逐漸展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